现在是:  广告热线:0556-2222226
新闻热线:0556-2183314 通讯员入口 公众报料 手机版
  • 新闻热线:
    0556-2183314  0556-2222226
当前位置:首页 > 岳西文艺 > 文学 > 正文

温泉水暖

2018-11-06 21:32:37 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扁舟一叶     点击:

    在北纬30度附近,在安徽西部,在大别山的腹部,有一个山区县叫岳西县。岳西县政府所在地叫城关,古称衙前。出城关北行10多华里,便到了远近闻名的汤池。汤池,装满热水的池子,汤,热水也。成语“金城汤池”中的汤池,用的就是古意。汤池过去是一个乡,一万多人口,现在称为温泉镇,名称虽没有过去的典雅,却更通俗化了。只是在用简称(温镇)时容易产生歧义,让人觉得有些滑稽可爱!。

    岳西,是我的故乡。故乡的传说很多,有的已经淡忘了,有的过于简单,只要用一两句话就能概括。只有有关温泉的传说情节生动人物形象,贴近生活,对地形地貌作了诗意的诠释,让我记忆犹新。汤池和衙前均属于同一片山间盆地,方圆30多公里。四面高山环拥,中间地势如盆,宛若一口天然大塘,谐音“天堂”,是一个难得的风水宝地。据说这个地方可以“一河两宰相,五里一知县,十里三状元”。可是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就是出不了一个大人物,究其原因是风水出了问题:天堂的鲤鱼总是长不大,因为汤池的水是热的,还含有硫磺;鲤鱼即使能长大,也永远跳不出“龙门”,因为一跳出来就被“猫妖(猫耳尖,山名,形似猫耳,位于天堂北边山岗上)”吃掉了。为了改变这种不利的风水格局,于是英雄出现了!这位英雄就是周老相公,他发誓要让天塘成为“天堂”。一天,他身背弓箭,肩挑重土,他要填汤池,射猫妖!可能是立功心切,用力过猛,担子太重,刚走了几步,脚下一虚,打了个趔趄,扁担断裂,飞了出去,成为一座山,名叫扁担翘(双峰山),两筐土掉在汤池边就是“双墩”,脚下一虚的地方变成深浅不一的两个水塘,名曰连二塘。尽管跌倒了,周老相公仍没忘记他的另一使命。只见他奋力站起,对准猫妖,拈弓搭箭。可这一次又因用力过大,弦断箭飞!周老相公于是叹道:天堂子孙不遇缘,取土扁担断,拉弓断了弦。失望之余,他走了。庆幸的是,天堂仍是“天塘”,温泉依旧温暖一方。

    我是泡着温泉长大的。到现在,我还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洗温泉的情形。刚到汤池,有一天放学回家,在公社食堂吃完饭,一向难得有空闲的父亲(刘道生,曾任汤池公社党委书记)对我说:今晚带你去澡堂洗澡。随后我们就走过一段很长的机耕路,跨过一条小河,然后再走过一条很长很长的老街。老街的尽头处有一正冒着热气的水泥房子,父亲对我说这就是澡堂。一进澡堂,热气腾腾让人睁不开眼;一股像臭鸭蛋的气味扑过来,我赶紧捏住鼻。过了一会儿,定睛一看,房子正中的地上是一个被水泥板分开的大水池,水池里全是大小不一的各色人体,在氤氲的热气中,无论慈祥还是凶狠,不管是老成还是稚嫩,脸上一色红润,神态一律自然,坦诚,有的甚至陶陶然。父亲一边和人打招呼一边敏捷地下了池。我坐在池边光滑发亮的水泥台上,有些迟疑,又有些羞涩。父亲对我一瞪,我赶忙褪下内衣。可怜我守了十一年的少年之身就这样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!我摸索着走下池,第一感觉是烫。过了一会儿,半入水中,感觉是热,全身而入,感觉是温。又过了一会儿,感觉全身被温暖包裹,无比舒适。在水中,感到额头上有汗渗出,身上每个毛孔无比惬意,丝毫没有窒息的感觉,再也不抗拒逼似臭鸭蛋的硫磺气息了。看来我与温泉有缘,自此我在温泉一洗就是十三年。是温泉,温暖了我的少年记忆!

    父亲在汤池工作了十三年,我们一家在汤池居住了十三年。因为距老家中关近,父亲便租借和汤池老街一河之隔的刘家祠堂居住,这座祠堂曾是汤池福利院旧址,福利院搬迁以后,房子空置好久。有了居住的地方,父亲便把祖母接来,让我母亲去汤池纸厂做临时工,我兄妹四人就近入学,分别进了中学、小学。初进祠堂,有些阴森瘆人:门厅宽大,堂屋幽深,虽是雕梁画栋,却到处蛛网层层。好在我们是刘氏后裔,历代祖先并不为难我们,保佑我们居住安宁出入平安。安好家后,父亲更忙了,用夙兴夜寐绝不为过。一家七口人,全靠父亲一个月45元工资,自是捉襟见肘入不敷出。为此母亲也是早出晚归,步行数里,坚持打工,补贴家用。每天放学,我总是和同学结伴而行,到纸厂助母亲一臂之力。看到母亲整日站在水中浆洗纸皮,我的眼角每每湿润。为了节省柴火,哥哥在夏天的每个傍晚到澡堂担水让家人沐浴,洗去溽暑,洗去疲劳。在周末,我会带着弟、妹到很远的山上捡松球,弄柴禾;每个暑假我们又成为附近兵工厂的小工,任务是搬砖头、锤石子、挑沙子。在烈日之下,看到同龄人在家里悠闲避暑,我下决心要好好读书,做一个吃国家粮的人。

    日子虽然过得艰苦,一家人相濡以沫,心心相印,仍觉得幸福无限。最有趣的是,父亲尽管很忙,却总能腾出时间每周给我们开学习班。学习班讨论的主题永远只有一个:是奶奶服侍你还是你服侍奶奶。在老家,祖母是一个传奇。祖母三十三岁时祖父不幸去世,留下一女二男,最小的孩子是年仅三岁的父亲。为了家庭,为了孩子,祖母没有改嫁,而是一边侍候曾祖母一边抚养孩子,尝尽人间辛苦。好在孩子争气,兄弟成人。伯父担任区委书记,父亲历任公社书记,颇有政绩。父亲是个孝子,祖母是他最尊敬的人。他办学习班的目的就是要我们一切从孝开始。学习班上,兄妹四人均要斗私批修反省自己。做的不好的要写出书面检讨并张贴墙上。通常情况下,堂屋的墙上总是检讨飘扬。因为要服侍好奶奶,中午放学后我很快回家点火做饭,因为要服侍好奶奶,我学会了择菜烧菜。我成了家中的大厨,后来弟弟考入大学,招待客人,我执掌大勺,母亲帮打下手。不几时,我就烧出四大桌的菜:个个都是家乡风味,盘盘色香味俱全,赢得无数点赞。

    乡居生活除了学习班、学做菜,让人最惬意的还是摸鱼虾、泡温泉。屋外的稻田边是一条清澈的小溪,夏天到了,暴雨来临,河水大涨,下游的鱼儿溯流而上。等浑水消退后,河水又变得清亮,这时就是捕鱼的最佳时候。赤脚下到河里,河水仍有微暖。弟弟拿着竹制的簸箕往水中石缝里一插,一只手往石缝里一摸,很快就捞出几条小鱼,有时往水草处一捞,也能抓住几头小鱼。在河里走一遭,不到一小时便能捕到不少。送回家用锅一烤,然后放到外面一晒,很快就成为鱼干。吃饭前只要用油一炸,再加上辣椒大火一炒,清脆爽口,咸辣兼具,就成为难得的下饭佳肴。每次吃鱼时祖母总要留一点,以备客人到来。她总是说门户是靠筷子支撑的,一个人家如果不来人那就是不发达不兴旺。冬天来了,平常有些冷清的老街变得热闹起来,人们三三两两说说笑笑肩搭毛巾迈着方步前往同一个地方。澡堂里人声鼎沸,水中、岸上全是人,这情景可一直延续到晚上12点以后。这时的我总是麻利的抢到位子,然后像泥鳅一样哧溜一声便下了水。到水中总能看到熟悉而年轻的面孔,那是我的同学。我们在一起旁若无人叽叽喳喳,和众多的声音一起合成黄昏喧闹的交响。如果你是汤池中学的学子,不论你走得多远别得多长,这眼温泉总是你记忆中最温暖的地方。今年10月回到家乡参加同学聚会,40年未见,温泉总是绕不过的话题,是许多人想去看的地方,温泉已成为无数寒门学子心中的麦加圣地!

    在汤池中学这个朴素而简陋的校园里,我度过了五年半的美好时光,汤中有着我太多的少年记忆。1973年春天,因父亲工作调动,我便转学到汤中初一2班就读。班主任是陈学文老师,带我们英语;数学老师是徐曙老师,语文老师是个年轻的代课老师。初中三年,时间不短,可对于我这个懵懵懂懂的人来说,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徐曙老师和季群老师。徐老师教我们时大概四十多岁。徐老师留着齐肩短发,衣着朴实,色调蓝黑,说话亲切,语气温和。碰到不遵守纪律的学生,她的批评方式就是稍稍抬高语调,皱着眉头说几句而已。徐老师的女儿婷婷姐当时是公社广播站的播音员,声音很好听,人又长得漂亮,对我们这些小毛头很友好,我们总喜欢往她那儿跑。因为这,我一点也不怕徐老师,上课也不认真听,成绩差,现在想来,还觉得对不起她老人家。 到初三时季老师来教我们语文,第一节课就把我降服了。只见她往讲台前一站,合体的服装,潇洒的短发,简洁的语言,漂亮的普通话,立马让喧闹的教室安静下来。她的眼神特别锋利,教室里的每个角落都能辐射到。她让你上课不敢走神,只能专心听讲。几节课下来,她就成了我们心中的女神。很快我们就知道她来自上海,毕业于华师大,有一个可爱的孩子,她的丈夫是我们学校物理教师,长得很帅,在运动场上身姿矫健,每次运球扣篮,总会让诸多女生一阵尖叫。在我眼中他们夫妇就是一对神仙伴侣。上了高中,班主任是刘廷虎老师,我们私下里称之为刘老虎。刘老师大多时候表情严肃,举止持重,加上身材高大、海军出身,总让人顿生敬畏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他的语文课不瘟不火,节奏舒缓,蕴蓄深厚。1978年恢复高考,学制改革,延长半年。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老师们为了我们千方百计找资料,刻讲义,讲试题,他们的一腔热血就是那一池热水,温暖了我们的心,校园每个角落似乎都在喊叫,赶快复习,赶快复习。要吃国家粮成了我前进的引擎,改变命运的期盼让我投入地学一次忘记我自己。半年之后,我幸运地抓住命运伸出的橄榄枝。

    感谢母校,赋予我飞翔的翅膀,也赐予我飞翔的同伴。若干年之后,父母亲已魂归道山,见见同学就成为常回家看看的充分理由。少年时代结识的朋友,彼此友谊中不带一点世俗的尘滓,因而能够长久,有的就成为异姓兄弟,它是一个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。在我的脑海中,在我的心目中,蒋本才、杨振东、汪双六、刘五一、彭业发、杨玉林、储成仿、刘国忠……这一串串姓名都是温暖的文字,鲜活的生命,他们都是我今生今世的证据。蒋本才,我的初中同学,从相识起至今,我们的友谊保持了将近一个世纪。他对汤池一往情深,微信名就是汤池畈人。他的父亲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红军,因枪伤转业回乡,曾任汤池福利院院长一职。本才同学讲感情,从不会因为自己的出身而傲慢专横,他从基层干起,一步一个脚印。他家书籍很多,在他家里我第一次看《红楼梦》影印本,开始进入宁、荣两府,开始欣赏宝黛爱情,这或许就是我最初的文学启蒙。现在的他早已是岳西名人,他的事迹刊登在人民日报上。数十年来,他谨遵父训,一直坚持给住处附近的国民党四十八军抗日阵亡将士上坟。他的善良之心温暖着千千万万的人。汪双六,我们高中同班。相似的家庭背景和贫寒的家境让我们走到一起,从此我们的心就没有分离。我们在一起,有很多故事。在我们同学中间,双六是最有才华的一个人,同时又是命运最为坎坷的人。现在的他早已是安徽名人,他的古典哲学研究一直是同行翘楚,他的名篇《皖西秘境》,一经《人民日报(海外版)》发表,就使遥远的山乡小镇古坊遐迩闻名。他有时目光尖锐,语言犀利,但我知道,他的内心是最柔软的。

在汤池住久了,自然成了汤池人。因为温泉,汤池人待人热情,慷慨大方,喜怒哀乐,总是显现在脸上。每到小寒大寒,或是年关,汤池人家总是宾客盈门,而招待客人最好的东西就是请你泡温泉。汤池人拥有宽阔的胸怀,温泉的大门常年大开,上至县长,下到平民,鳏寡孤独,老弱病残,无论贵贱,一文不收,一律接纳。每到深夜,漏尽更残,这里就成为无家可归的乞丐的容身之地、幸福港湾。温泉,是故乡最具平民性的地方。因为温泉,汤池没有冬天。

    就像生活离不开盐,汤池人离不开温泉,父亲也一样。在履历上,这是他二到汤池,温泉就是他心中的一个结。在我的记忆里,父亲总喜欢带我一同去澡堂,而这个是我内心最不愿意的事。一路上都是他认识的人,停停走走复停停,握手寒暄,说个不停,别人见他也是笑容满面,像是见了亲人。尤其不能容忍的是,还要我喊这喊那,不是爷爷奶奶就是叔叔阿姨,好像整个汤池人都是我家亲戚。等我从大学回家度假时,他依然如故。其间虽有一点自豪的成分外,更多的拿我说事,鼓励别人家的小孩好好读书。直到现在,我才理解父亲当时的心理,考取大学是我献给父亲最好的礼品。后来,我工作了,当了县中的老师,父亲便找机会拉我去澡堂,因为在他心中,医生和教师是他这辈子最尊敬的人。

    在我们的眼里,父亲似乎是为工作而生的,一天到晚总是下乡,用奶奶的话说,就是他命带驿马,注定四处奔波的。外界传说,为修水库,他多次过家门而不入。这话有些夸张,因为家里还有奶奶和我们。回到家里从不说工作上的事情,只是要求我们好好学习。只是到了在晚年,才给我说过两个小故事:第一个故事是这样的,因为一件工作上的事他和某位同事干上了,二人总是犯冲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先父亲便邀这位同事共赴澡堂。在大庭广众之下,二人一丝不挂,坦诚相对,各自作了自我批评,心结瞬间打开。第二个故事说的是,因为兴修龙井水库各村须出义工,众人不解,便在澡堂里围攻父亲。父亲不急不躁,先让众人出气,然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众人口服心服,为首的小伙子后来竟成为兴修水利的积极分子。说完故事,父亲自己先笑起来,笑得很慈祥,很温暖。听完故事,我也豁然开悟:父亲是在让澡堂成为他的另一处办公室。因为他深深懂得,在这间“办公室”里,他能接触到更多的人,了解更多的民生。

    因为祖母思乡情切,父亲申请调回祖居地工作。工作才两年,便到了退休年龄。忙了一生的父亲很不适应。我于是提议,能否再搬回汤池。我刚一提议,全家人立马响应。父亲这时还有些担心,因为现在的他是一介平民。我说,正因为你是平民,这件事更能成功。父亲便向汤池乡党委呈上申请,党委会立马决定:欢迎老书记回汤池居住。于是,父亲三到汤池。父亲这次的居住地是解放岭,解放岭是汤池人到县城的必经之地,父亲每天在这里都可以看到汤池人。

    在解放岭居住了六年之后,父亲因病去世。生前,他多次要求我们,他要火葬,骨灰安葬在龙井水库旁,部分骨灰撒在水库里。父亲出殡那天,从解放岭一直到龙井水库旁十几华里鞭炮声连续不断,沿路都是人,他们摆好祭品,点燃香火,伏地叩首,为父亲送行。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送葬场景!我泣不成声,除了感动就是感激。在水库前,我捧起父亲一些还留有丝丝温暖的骨灰撒向那广阔而清澈的水面,然后再把骨灰盒安葬在水库的山边。到现在,我还清晰的记得,那天的天空先是濛濛细雨,细雨之后便是晴天。去年清明,回乡祭奠,站在父亲坟前,举目四望,但见青山环合,白云流连,远处炊烟袅袅,近处汪汪一碧,就在襟袖之间。我再一次恍然大悟:父亲竟然最具诗人气质!

    说也奇怪,就在我构思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打通了弟弟发给我的一个陌生电话,电话的主人是龙井村的汪益群书记。他告诉我,该村要建村史馆,需要收集父亲的生平资料。之后我们进行了微信交谈,他说:吃水不忘挖井人。刘老书记对温泉尤其对龙井的贡献,温泉人不应该忘记,龙井人更不应该忘记。他还曾经特地为父亲写了一首诗。看到他质朴的文字和饱蘸感情的诗句,我再一次感受到当年在温泉里全身心被包围的感觉。与此同时,对父亲一生的敬意油然而生。

    今夜无眠。我站在窗前,仿佛站在世界地图前,北纬30度的纬线历历在目。我不断放大地图,眼前呈现的一串串熟悉的地名:安徽,安庆,岳西……地名之后是一串串姓名,人名之后,是一个个鲜活的面容。故乡,让我度过了美好的少年时光。我在“天堂”里生活,天天泡着温泉。温泉温暖了我的生活,塑造了我的性格。走出山乡,走向外面的世界,我虽没有什么作为,但在别人的眼里我仍然是一个好人,用时髦的语言来说,我基本上还可以称得上是一个“暖男”。在未来的日子里,我会常常告诫自己,努力做一个善良的人,有着山一般仁厚的胸襟;我会时时提醒自己,继续做一个温暖的人,像温泉一样有着博爱的情怀。我深信,只要有温暖,这世界就不会缺少爱!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司空缘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本站介绍 | 广告刊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方式 | 编辑入口 | 服务热线:0556-2222226
岳西周刊社  岳西热线编委会  主办  岳西县创联网络公司技术支持
Copyright @ 2014-2018 ahyx.cc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岳西热线 版权所有
法律顾问:刘光耀 网站备案: 皖ICP备07009582号 
岳西热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6-2183314 举报邮箱: ahclwl@163.com
岳西县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电话:0556-2188512 邮箱:yxwxb666@163.com

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07号